新闻分类

中药材种子

联系我们

联 系 人:沈清秀

电    话:13809015399

邮    箱:huiqiang1963@126.com

公司网址:www.txyljy.com

地     址:江苏省泰兴经济开发区城东工业园

邮     编:225400

白果砧板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动态

白果砧板

发布日期:2017-03-23 作者:泰兴市延令食品 点击:

如果不是从故乡来的一对夫妇手中买到八斤重的白果砧板,我真的会忘记天下最好的切菜板同样出自银杏之乡—泰兴。

那是一对身材清瘦的中年夫妇,在菜场外的空地上正你来我去用带锯分割长约三米、脸盆粗的白果树。女人开心于这种现做现卖、光明正大的行当,说话响亮,她说:他们来自黄桥老区,每年都在大伏天农闲时外出,候鸟般往返于泰兴和此地,已有十八年了……男人始终沉默,刚停下锯子,就拿起刨子,将树干暴露在外的节疤刨平、铲圆,阵阵略带腥涩的清香弥散,围合成一个芳馨吸人的气场。

可能谁也不会想到,我最早对于白果砧板的向往,与一段相亲故事有关。

30年前,一位叫杨福如的乡下老头隔三差五就往镇上我家跑。每次他来,在饭店工作的祖母,都会端回两只砧肉(肉圆)招待他,那砧肉溜圆、紧凑,沉浸于油花绽放的酱油汤中,令人看了眼光发直。每次杨老头都会吃得碗底朝天,不留点滴汤汁。那时的饭店,中午供应的荤菜也就红烧鱼块和砧肉两样。做砧肉,就得把猪肉切块,搁到油亮、宽厚的白果砧板上,反复倒腾。快刀起落,声如马蹄,能踩响大半个街道。

那砧板显然有了足够的年岁,边缘高耸如山梁,中间沉降如洼地,浸透了荤素交织的记忆和气息。它已不知道千剁万砧的疼痛,甚或视之为磨筋练骨的考验。做砧肉,在饭店里是最见功夫的手艺活。那时有一个学徒,正是自幼被祖母收养的孤儿,脸上长了天花,到二十岁左右,祖母决意为他相一门亲,找的正是杨老头的闺女。

杨老头起初坚决反对,啰啰嗦嗦说了好多不情愿的话,祖母就自掏腰包,常常用砧肉“软”他的嘴……事情的结局当然是皆大欢喜。

我从此记得,白果砧板上能诞生世界上最好的美食,甚至可以成就一段美好婚姻。现在,我决意花150元买下八斤重的砧板,半是因为历历往事的推波助澜,半是“不爱白果砧板,就算不上泰兴人”的心理暗示。那厚达三寸的砧板,捧到面前,闻了又闻,清香味道如同新生的胖小子。

在追逐时尚、讲究体面的社会,厨房一样富丽堂皇,但细看下来,总觉得厨具缺少了什么。细想想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之中,这以木生火的灶神所在,缺得最多的恰恰就是“木”。用篾竹编织的米箩、竹篮哪去了?用木头加工的釜冠(锅盖)哪里去了?用防蛀的樟木打造的碗柜哪去了?一切似乎都已被金属替代。

还好,来了白果砧板。

 

相关标签:汇强银杏晶

最近浏览:

在线客服
分享
欢迎给我们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姓名
联系人
电话
座机/手机号码